分卷阅读106(1/1)

原州:哦,收账。

收的是什么账?

看到白师叔垮着一张脸,和朱厌、饕餮一起从渔船里走出来之后,原州懂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白师叔带着一顶草帽,左手鱼叉、右手渔网,脚踩人字拖。

如果不特意说出他的身份的话,看起来已经完全是一个合格的渔民了。

下船的时候,他还顺手捞了一网鱼,然后塞给旁边的饕餮。

饕餮:“啊呜。”

一口没。

看到这一幕,白师叔死鱼一样的眼睛里流露出绝望的光。

这些光在看见穷奇的瞬间转为愤怒。

“我真傻,真的……”白静林一把揪住穷奇的翅膀,用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把它拎起来:“我竟然相信过你的鬼话!”

“别这么说嘛老铁,”穷奇亲亲热热地蹲在他的脑门上吸了一口,发现一段时间不见,白师叔身上的人渣味儿少了点辛辣,多了一丝咸菜一般历久弥坚的沧桑。

“最近过得怎么样?”穷奇售后回访:“妖管委的处长当得开心么?还有什么坏事让我帮你干?”

白师叔身上的咸菜味更浓了,他幽怨地看了一眼饕餮:“你能帮我把它送给别人么?”

穷奇当真和饕餮沟通了一下,遗憾道:“抱歉,不能,老二说它很喜欢你。”

“它当然喜欢我!”白师叔绷不住内心的情绪,控诉道:“你打来的几个亿根本不够它吃,它已经快把我吃穷了!”

倒不是白师叔真这么舍己为人,实在是他不给饕餮吃饱的话,饕餮就要吃他。于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他已经卖了别墅、卖了豪车、卖了通过职位收受来的古董,要是穷奇还不把饕餮带走的话,那……他就只能含泪被吃了。

真的一毛钱都榨不出来了!

还好穷奇没这么离谱。他拍了拍身边那张黑色的嘴,道:“老二,你怎么能这样麻烦白主任呢?”

没等白静林开心送客,穷奇又道:“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,总要给冤大头一些发育的时间,明白么?”

饕餮的嘴上下点了点。

穷奇满意道:“大哥这边的冤大头已经养肥了,走,带你去收割!”

白静林送走了瘟神,飞快驾驶着渔船离开,连尾气都拐着快乐的弯,他幸灾乐祸地想,嘿,倭国人,也该轮到你们倒霉了。

原州、穷奇、饕餮一起坐在混沌的头顶,他们在海上漂流了整整一夜,才发现一个严峻的问题——它们四个都不认路!

第三次顺着洋流漂到未知的地点后,原州提议:“要不我们把顾青渠带上?”

穷奇一脸迷惑:“顾青渠在哪?”

水晶宫酒店。

水晶宫酒店又在哪?

四妖望着茫茫无边的大海,陷入沉默。

原州有一个可怕的想法:“我们不会一路漂到灯塔国吧?”

很有可能。

穷奇盘算:“要不去海底绑一个认路的海族?”

原州觉得很有道理,于是照办了,他们分头去海水中捞海族,正当原州捞起一只色彩斑斓的大龙虾,突然看见身边的混沌停下动作,接着,它那张只有一个黑洞的脸朝向某个位置。

“怎么了?”原州问。

穷奇第一个反应过来:“有人在召唤老三!用的是我留下的符咒!”

这下不愁找不到倭国了。

“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穷奇雄赳赳气昂昂地踩在混沌的背上,道:“老三,走!”

……

“神明回应了!”内务省的某间办公室内,被迫阅读三井留下文件的神官松了一口气。

他继续念诵咒语,在心里描摹神明的模样——

听说是天照大神与克拉肯的子嗣,那么祂很可能上半身是人,下半身是章鱼;又或者上半身是章鱼,下半身是人。

两种形态都可以接受,不过他更希望是前一种。

会议室内有许多人和他的想法一样。

“神明还没来么?”

“就快了。”神官恭谨道:“我能感觉到它距离我们越来越近……已经登陆,向我们这里飞来……好快,它到了!”

就在神官说出「到了」的一瞬间,内务省的众多官员感觉到自己眼前一暗,他们忍不住抬头,看见头顶的光线被一道遮天蔽日的Yin影遮住。

他们错了,神明既不是上半身章鱼,下半身人;也并非上半身人,下半身章鱼。

它它它……它居然是人类的外形上,长满了章鱼的腕足与吸盘,多看一眼都是Jing神污染。

该死的三井,当初应该送他去补习美术课的,在场不止一人心想。

长相丑陋的神明脾气相当平易近人,它悬浮在内务省上方,从头顶上传来一道声音。

“我虔诚的信徒们啊,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你的?”

内务省官员战战兢兢地提出解决克拉肯的问题。

“好说。”穷奇代替口不能言的混沌提出要求:“可爱的信徒们,我可以答应你们,但是从东海一路游过来太累,我需要你们祭祀一些食物。”

这都是小事,内务省官员一口答应,“请问神明需要多少食物?”

“你们看着办吧,”穷奇看了一眼饕餮,温馨提示:“我就吃一口。”

遮天蔽日的大口张开,几乎能笼罩一座城市,它对准下方堆满蛋糕、炸鸡、寿司、饭团的街区,旋风吸入。

一口。

食物消失不见,就连街上的路灯、井盖、窗户玻璃……也消失得差不多。

“嘎嘣嘎嘣。”大口在上方卖力地咀嚼。

下方,内务省官员脸都绿了,搞不好一个县的GDP都被它这一口吃完了。

“神明大人……”他委婉提醒,吃了饭总该办事吧?

“哦对。”神明想起了什么,它高高飞起道:“等下,我有个礼物给你们。”

在众人的期待中,混沌:“噗!”

一排防御工事径直砸落在内务省的屋顶上,砸歪了首相的办公桌。

一条尚未死去的鲨鱼用它锋利的大白牙扎穿写有「尖阁列岛」四字的哨所标识,将它死死和墙上的膏药旗钉在一起,正中红心。

在首相看过来的时候,那条尚未断气的鲨鱼扭了扭尾巴,咧开嘴,露出一个狰狞中透出几丝滑稽的笑。

首相:“……”

他笑不出来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

趁内务府官员呼啦啦一大群去和首相请罪的时机,穷奇带着两兄弟吃干抹净一抹嘴:“多谢款待,这就去帮你们解决克拉肯!”

“老二老三,走!”

“大哥,我们要怎么办?”面对自家兄弟的疑问,穷奇面授机宜:“你先这样、这样……然后这样……”

饕餮和混沌不断点头——有道理。

几个小时后,被安排监视克拉肯的两名职员慌乱地冲进内务省:“报告!神明遵守承诺,将北海海妖从倭国海中转移了!”

“这不是好事么?”

“呃……”两名观测部的职员有口难言,打开监控道:“请您自己看吧。”

只见一只、两只……一共五只北海海妖包围在倭国本土四周,将不大的岛屿围了个严严实实,就像一群高大威猛的肌rou兄贵,包围了弱小又无助的樱花少女,场面随时都有可能进入到十八禁。

克拉肯们的腕足连在一起,卷起了能让全世界看见的横幅,用英、倭双语写了以下的文字——

“辣鸡倭国人,骗我喝核废水,长出上万条手不负责!”

“强烈要求倭国赔偿北海海妖一族Jing神损失费和剁手费!”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