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54(1/1)

终于到达了红色大门前,苏琼吐了一口气,他们两位互相注视了一下,然后点了点头。苏琼将红盖头给傅钧青批好,两个人手拉手走了进去。按照流程,苏琼跟傅钧青进行对拜,在进行到“三拜天地”时,屋子里的扭曲神像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,苏琼抓住了这个机会,迅速的将傅钧青的红盖头给掀了起来!傅钧青头上插了银簪,苏琼将他的假发绑成了披散式丸子头。在红盖头掀起的一刻,略显冷淡和尖锐的眼神在红色布料的遮掩下若隐若现,光彩夺目的紧。果不其然,在红布掀开的那刹那,女子的哭喊声停止了。神像周围缓缓地扶起来了一面镜子,破损的神像在镜中却是完好无缺的存在。“你就是芷小姐,是这样的吗?”苏琼握着傅钧青的手,镇定冷静的对石像开口,实际上内心面对这略显诡异的一幕还是有些小慌,握着傅钧青的手有些发凉。自己总不能输在这里吧。终于,在苏琼的注视下,苏琼轻轻的点了点头。苏琼仿佛松了一口气,反问道:“可以告诉我们您可以说的事情吗?”石像微微一笑,眼角有泪水留下。“如你所想,这里是镜子之中的世界。我本是一个被夫君抛弃,被迫沉塘的冤魂,却没想到我那夫君知道了这件事情,害怕我的魂魄对他不利,先下手为强,把我困在着镜子之中。”“可我的修行还是有些许用处,他确实把我拉入到镜中世界之中,而我也同样反噬于他,我们就在这里僵持着,直到有路过的友人将其中一位超度,才能够得到解脱。”苏琼拽着傅钧青的衣角,认真的听着,她看到那个倒映着石像的镜子上面浮现了“诅咒组”着三个大字。“而诅咒组跟非诅咒组,无异于两个派系。诅咒组是我队伍之中的派系,非诅咒组是对方队伍之中的派系。我们互相欺骗和耍尽手段,都只有一个目标,早日离开这里。”“可很少有聪明的过路者能做到这一步。”“我需要佛经,得到佛经后,这个世界便算自动结束。而如果没有找寻到佛经,则哪一组的人生存到最后,哪一组便算胜出。”“只有一组赢家。”“我需要知道这里有哪些类似人造水池这种足够浅、却含有水的地方。”苏琼插话进来。石像的泪水一滴一滴落下,镜中的她哭着摇了摇头:“这边不会有这种地方。”石像一直在哭,哭到了最后,那一片小镜子缓慢的从台下降了下去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【啊女石像好可怜。】【果然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啊,真的会变得不幸,男的女的都要保持警惕!】【那个社会对女孩子要求太高了……为什么被夫君抛弃要被沉塘,我不理解,不应该是男人被沉吗?】【还好已经是新时代了,谢谢毛大大,妇女能顶半边天!】【线索到了这边就算断了个彻底吧,还怎么往下了?】苏琼扯着傅钧青的胳膊,她提议道:“我们出去找找,看会不会有水池这种地方?”傅钧青点了点头,苏琼刚要抬脚走,却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。她收回已经迈出门槛的半只脚,迅速的跑到了神像旁边,神像已经不在流泪了,它前面呈放了一个小杯子,接住了她的泪水。苏琼尝试着挪动了一下那个器皿,却发现它一动不动,是被焊死在那里的。泪水并没有盛满整个杯子,只达到了三分之二。苏琼扯住傅钧青,有些急切的问他:“青青,你可以哭出来吗?”傅钧青看了看那个小小的器皿,似乎是明白了苏琼的意思。他点了点头,用实际行动掩饰着影帝的基本准则。不出三秒,傅钧青的眼角通红,泪水顺着脸颊和下颚线滑落,整个人在此时多添了一抹世俗的情感。【真的好美,我的外敷!】【这个流泪速度吊打多少个流量小生。】【等等,就我一个是傻子吗,我怎么没看懂,这是在干什么?】当神女神像前的器皿被傅钧青漂亮的泪水盛满,苏琼赶紧将自己的男朋友拉回来,有些心疼的看着他通红的眼眶,用手指轻轻的擦去脸上残余的泪水。傅钧青一个大大的熊抱将苏琼整个人抱住,安慰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瓜。桌子之上发出机关活动的声音,盛满水的器皿整个落了下去,随机,地上发动了地板运作的声音,一个小水池直接浮现在诸位的面前,中间赫然放置着一把钥匙。【哇,再也不叫苏琼妹妹了,我苏姐明明最强大脑。】【真的好棒!正常人都不会想到这个机关吧,真是服了节目组的脑回路。】【等下,这么快就都解出来了,是不是要完结了?】【卧槽,对啊,本来定的不是三天吗?这满打满算才是第二天的清晨。】这么想的并不只是观众,还有接近崩溃的导演。收音机里传来导演的喊叫声:“喂,苏琼,给我点面子,这钥匙你留着两天后再用行不,求求了真的,我还有老多Jing心准备的线索了,你这里解的也太快了点……”苏琼没有说话,只是弯了弯唇。她还想早点回家,开始打拼事业呢!第53章作为一款爆火栏目,在亲手策划它画上句号的时候,导演的心都要碎了。虽然他很努力的想要通过续约来延续这款综艺的辉煌,可令人感到可悲的是,毛雨筠和张和来的感情已经将近破灭,只想早点分开给彼此留一个体面。同样的,在综艺里的朱峻和冯秋柔也委婉的拒绝了导演的请求,他们本来就是因为试探和流量来到了这个节目,哪怕冯秋柔同意录下去,在这款节目里囧事奇出的朱峻也并不想在此多停留一刻一秒。而他之所以没有选择离开的主要原因,便是为了报复苏琼。想到在今天这个辉煌的完结时刻,能够见证一个女明星的辉煌陨落,是令他感到无比愉悦的事情。想一想吧,一直跟富裕、尊贵挂钩的苏琼,在经过家族破产的传言之后,又能维持着之前的风光吗?不知道成为老赖之女是什么感受?他下了这么一大盘棋,也该到了收网的时候了。综艺宣布完结当天。导演怀着万分不舍的情绪举办了这场狂欢宴,场地选取了最之前的荒岛中心。那栋熟悉的别墅被挂上了五彩缤纷的横幅和气球,充满了节日的喜庆感。而最后这一次录制,名字叫做——夏之宴。所有男女嘉宾都会盛装出席,不少赞助商选择给节目组寄来了衣服,只为了自己家的logo能够出现在这爆款综艺里几秒。超级流量!谁不想蹭蹭!而苏琼跟傅钧青两个人,回到了一切开始时的房间。这个房间里的摄像头被拆除,之前熟悉的机位也变得空落落的。“搬走了啊。”苏琼有些感慨,她居然真的走到了最后,这是开始时她的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傅钧青的语气带着一抹放松的调笑意味:“导演为了省钱,将所有这边的镜头全都空运到了古代布景那里,后来他发现运过来比租还贵,非常后悔。”傅钧青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苏琼,试探着再一次提出了那个话题。“苏苏,我公司的流动资金还有很多,其实你可以用我的,没关系的。”苏琼好笑的看了他一眼,自从跟傅钧青说漏嘴自己要签对赌协议时,傅钧青说出的各种话题,最后都能归结到这件事情上来。“真的不用,而且合同我都签完了。”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?”“好久之前,你还记得刘勇先生吗,他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帮助,作为牵线人的他给我找到了东家。我把关于朱峻公司的股票全都抛了出去,这些钱加到一起刚好堵住了资金的缺口。”“我托人过去跟我父亲签了另一份协议,我对他的公司没有兴趣,只是约定了一些钱上面的问题。”傅钧青亮晶晶的眼睛垂了下来,神色中多多少少带着些许落魄。“虽然你做得很好,但可不可以稍微依赖我一点点。”他清冷的嗓音说出来的这句话,里面还包含着些许委屈,似乎在控诉她所作所为的无情。苏琼真心实意的笑了,她用手指尖点了点傅钧青的头,举手投足之间不自觉的透露出亲昵来。“小傻子,借别人钱这么主动,以后被人卖了都不知道。”傅钧青耳朵尖尖有点红,嘴里还是倔,他抓住苏琼的手,和她十指相扣,肌肤相亲的触感让人觉得温暖又舒适。苏琼却没有给他再次说话的机会,她反扣住傅钧青的手,说出来的话诚挚又温柔。“选择签下对赌协议并不是因为什么隔阂,我也很喜欢你。但是钧青,有的时候我们总会有一件事情,愿意为之付出终身的大部分经历。”“就像是你曾经经历过息影一样,打不倒人的困境只会把人磨练成更为璀璨的原石,而我也需要有我的成长。”傅钧青看着眼前的女孩,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但接下来的路不会好走,娱乐市场已经接近饱和,众多商人互相勾结,他们构建的男权体系对女性有着不算轻松的排斥。苏苏,这种情况我见过太多了。”他到此停顿了一下,轻轻扫了一眼苏琼的反应。在傅钧青心里,苏琼仍然是个小女孩,她深知经济中数字的规则,却对社会之中的Yin暗面毫无所知,她们聪明又呆笨,不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真正的公平所在。可苏琼并没有像他想象中一样迅速辩解,或者是略微傲慢的表示这些问题可以很快的解决,她只是站在那里,安静的听他把话讲完。她何尝不明白傅钧青的顾虑,倒不如说,她曾是这些歧视的最大受害者。哪怕商业头脑拉满的苏琼在着世界上也只是非常渺小的个人,很多情况依靠她自己的力量难以发生任何改变。她可以计算出巨额的经济难题,却难以改变世俗对整个大群体的眼光。“我明白的。”苏琼坚定的看着傅钧青,“可有的时候,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,高调的打破常规。”“我会处理好的,放心。”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